昨晚,帶著清酒誘發的些微暈眩,
我們踏上了相同的路徑,從香港又風塵僕僕的趕回了深圳,
回到酒店,又是晚上11點了,
一路累積的疲憊,讓我自然又擺不出好臉色,
寶貝說,快點睡覺吧,多一點的休息,會讓妳心情好一點的


今天的行程,仍舊是與知名品牌的大老闆見面,
我開始發現,大陸人很喜歡搞title這一套的,
會議桌上,與你面對面坐著的,不是X總,就是Y總,
高來高去的稱謂,聽說也是大陸生意學的"眉眉角角"

我老闆仗著對方是電視專業,對網路知識不足,
於是,挾著他那模仿來的怪腔怪調,
開始像賣膏藥似的,把對方那一排人的大陣仗,
弄得既目瞪口呆,也逗的心花怒放,
我坐在遠處望著他那滔滔不絕的側影,
我想,寶貝說的對,我不該任由負面的情緒擴大,
這一個說學逗唱的人,一直以來都對我很包容,
我該收起我那不假辭色的臉孔,把我對他的崇拜與感謝歸還給他


今天晚上,預計搭8點半的飛機,從深圳飛往青島,
在候機室裡,突然聽到傳來的廣播,告知了飛機延誤,
就這樣,我們從8點半等到了9點半,再從9點半等到了11點半,
大家的神色非常凝重,表情更是倦累,
這一延誤,我們到達青島的時間就是凌晨三點了,
有一刻,我們甚至開始祈禱著,飛機乾脆不要來算了,
我們要不就轉往香港,要不就返回飯店睡覺...


但是,飛機終究來了,
我們一行人,在強打著精神的狀態下,
從深圳飛往杭州,在杭州短暫的停留後,終於到達了青島

飛機降落時,機上的廣播說,現在外面的溫度是零下20度,
在這凌晨三點的夜晚,青島的空氣又冰又冷,
計程車奔馳在空曠的高速公路上,
我反倒清醒過來的,小心翼翼的窺視這夜晚的寂靜


青島的飯店,比起前幾天住的,算是差的了,
顧不了這麼多,
儘管到酒店已經4點了,明天10點的會議還是如期舉行,
我沒有批評的閒情逸致,還是趕緊睡覺比較實際


我忘記是哪一次的出差,
當我睡在飯店的床上,半夜醒來時,
突然不記得自己身處何地,
這是旅人的悲哀,相信我老闆一定也有這樣的經歷~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