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跟上次一樣,
老哥總待不到假期結束,就嚷嚷著無聊,要提前回美國,
我怕把鼻媽迷傷心,
但他們兩個老人家卻看得很開,
他們說,美國才是他的家!

我常在想,幸好把鼻媽迷是這樣的堅強,
否則,誰能放任獨子旅居海外,而且,沒有成家的打算,
我還記得前年的春節,我帶把鼻媽迷到埔里的中台禪寺走走,
那時,我們坐在埔里酒廠外面的露天咖啡座,
把鼻媽迷忽然指著遠方放置靈骨塔的廟宇,
他們說,因為哥哥的信仰緣故,所以他們已經找好日後安置的地方,
我當時聽了超級鼻酸,
為什麼他們總是可以這樣毫無怨尤地放任著我們所有的決定?!
但我卻也只能為了自己的女孩身分感到深沉的無能為力!


到底我的爸媽是開明?堅強?還是他們只是寵溺著我們?
我常在想,也或許就是因為他們這樣地愛著我們,
導致我的心裡容納不下再多的空間,
我用盡所有力氣都回報不了,哪還有多餘的部分可以分享給別人?!

我真的要謝謝妹妹生了個小櫻桃,
因為小櫻桃現在是把鼻媽迷生命的全部,
若不是小櫻桃分散了注意力,
我好怕昨晚老哥的道別,會再次令一向堅強的爸媽禁不住潰堤

我不會責怪老哥,
我一直都相信,小孩跟父母的緣分是天生注定的,
有些小孩,即使近在咫尺,
但他們與父母的牽繫卻又是那樣疏離,
雖然老哥遠在美國,
但至少他那幾乎每天一通的電話,
還是可以讓把鼻媽迷感受到被小孩需要的真實,
我的哥哥,其實某方面也承襲了父母親的韌性,
他可以一個人享受自由,享受孤單,但是卻從不後悔,
有些人是註定要漂泊的吧!
我們如何能期待遊子有一天能夠回歸靠岸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聽聽 的頭像
張聽聽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