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寶寶在出生後一個星期左右,
臉上開始冒出大片宛如青春痘的紅疹,
剛開始只是一兩顆的程度,我們尚不以為意,
沒多久,紅疹迅速蔓延,
我那皮膚白嫩的寶寶,一夕之間,全臉變得又紅又花,
嚴重程度令人不忍目睹,
這疑似脂漏性皮膚炎的紅疹,彷彿是產後憂鬱的推手,
再次重創我那敏感纖細的神經,
每當我低下頭,端詳著眼前這個對我而言還很陌生的小小臉孔時,
我的心總是忍不住糾結,
我擔心著寶寶是否會因為遍佈的紅疹而感到不適,
同時我也不解著: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才會導致我的小天使一夕之間被毀容了?

然後,我們還來不及享受新生兒所帶來的喜悅時,
在產後兩週後的一個週末,
我那高高興興出門去友人家唱歌的爸爸突然神色匆忙的回家,
他說他的手腳發麻,相當異常,
由於我爸爸有高血壓病史,因此我們繃緊神經,
決定立刻帶他到醫院急診,
然後,經過兩天一夜的等待病床與醫生確診,
我們得到了始料不及的宣佈:爸爸中風了!

中風這兩個字對我而言是那麼熟悉又陌生,
我爺爺也有高血壓,
我還記憶猶新,小時候目睹爺爺病發好幾次,
有時是全身抽慉,有時是昏迷而失去意識,
相較於爺爺的嚴重,
我一直以為爸爸的高血壓應該還算控制得宜!

醫生診斷中風之後,
我們一家人,開始面臨了地獄般的試煉,
因為事發突然,臨時排不到看護,
於是我妹妹那幾天都必須待在醫院照料我爸爸,
現在想起來還是令我覺得好不捨,
一個女孩子,要推著重重的病床,
帶著我爸爸到各個樓層跟科別做檢查,
而我,就只能無助的待在家裡,
接收著不足的資訊來源來揣測爸爸的情形,
因為擔憂,不明朗的訊息,以及使不上力的無力感,
淚水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常常是全家人到醫院探視我爸,留我一個人在家照顧寶寶時,
我躺在床上,懷裡踡著那隻小傢伙,
我低頭看他那千瘡百孔的小臉,
想到爸爸中風的這個事實,以及之後全家人所必須面臨的處境,
我閉上眼睛,任由淚水滑落,
然後在心裡對著上帝吶喊:
可不可以只是一場夢?
就像做惡夢那樣,夢中再怎樣驚險,
醒來之後,只要拍拍胸脯,安慰驚魂未定的自己,
然後一切就會過去了,
只可惜,這不是作夢,
我睜開了紅腫的雙眼,
衝擊還擺在眼前,我們還是必須面對!

看著愁雲慘霧的一家人,
我等不到大家開口,
就在心裡做了這個決定:
我要把寶寶帶回新竹,
讓媽媽跟妹妹能夠全心照料中風之後極需復健的爸爸!

於是,月子的最後一週,
我跟寶貝收拾好大包小包的寶寶用品,
帶著滿滿一鍋媽媽在前一天晚上幫我煮好的麻油雞湯,
我故作堅強的,離開了台中!

媽媽一直對我說著抱歉,
她說,很遺憾她無法幫我做完月子,
妹妹也在我們的車子駛離了家門之後,傳了一封好長的簡訊給我,
她說,我們離開之後,她哭了好久,
原本她是那麼開心著我們對她的信任,願意主動把寶寶託付給她照顧,
我想,大家嘴裡不說,
但是心裡應該是無比的惶恐,
爸爸回家之後的生活,才是她們最無知的恐懼!

我常在想,
上帝為什麼要跟我開這麼大的一個玩笑,
他讓我在極度喜悅與極度悲傷的情緒中來回拉鋸,
讓我在緊擁著寶寶的時候,卻總忍不住思及一個走起路來吃力又搖晃的身影,
我更不解,
我那忠厚又善良的爸爸,
為什麼會得到如此的待遇?
惡運,不是都應該發生在壞人身上嗎?

從前,我的身上,貼著幸福的標籤,
但是,從爸爸中風之後,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嚐到了所謂的不完美的滋味~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