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縫合之後,
我又被推回待產房了,
雖然當時身體還是抖個不停,
但是護士堅持要把寶寶放到我身旁
(我想林寶寶應該有被我激烈的震動給嚇到吧~),
她們的說法是,
寶寶剛出生時體溫較低,
所以讓寶寶依偎在媽咪身旁,才能吸取媽咪的體溫,
同時她們也讓寶寶嘗試第一次吸吮母奶,
不過這只是暖身,
寶寶意思意思吸個幾次之後,
就被護士帶去進行清洗,以及測量身高體重等等~

這時,護士幫我換上醫院提供的哺乳裝,
然後備好輪椅,
就請寶貝可以將我推至病房了,
醫院的單人房是一位難求,
所以我們只能排候補,
暫時棲身於三人病房~

從待產房出來,我見到了正在跟產房護士聊天的醫生,
我有點羞赧的跟他道謝
(想到我剛才在產檯那副生不如死的樣子,我整個人都害羞了起來),
醫生打趣的說: "現在的妳正常多了,又恢復了氣質路線了!",
我只好矢口否認的說:
"剛才那個人不是我! 我不承認那是我本人!"...

三人病房還真是一點隱私都沒有,
除非你是用氣音交談,
否則所有的談話內容都會被同房的"室友"給聽得一聽二楚,
一開始我對於這種不自由的環境很不滿意,
但是後來我反而覺得,
這種可以"竊聽"別人談話內容的空間也挺有趣的,
從其他產婦跟家人的聊天或是講電話的內容,
我也可以知道別人痛了多久,或是他們的寶寶多重之類的~

我之所以說三人病房是另類的殘酷舞台,
主要是基於下面兩個事件~

事件一: 肚子怎麼還那麼大?!
我的床位在最裡面,也就是靠窗的那個位子,
而盥洗室卻是在門口一進來的位子,
所以當我要上洗手間時,就必須經過一號與二號床位,
我第一次去上廁所時,
回程經過一號床號,
就聽到一號床位的那位婆婆毫不掩飾的批評我的外觀,
她用著毫不避諱的音量,大剌剌的說著:
" 怎麼生完了,肚子還那麼大?! "...

我本來還對自己的體型頗有自信,
聽她這麼一說,
我瞬間受到打擊,
拖曳著行動不便的身軀,
我回到床位之後馬上用心碎的聲音詢問寶貝:
"我的肚子真的還很大嗎?"
寶貝叫我不要理會旁人的眼光,
但是說真的,
那句話的殺傷力還真的很大,
這也促成了我一出院,
馬上就叫我妹幫我纏上束腹帶
(註1),
而且要纏得越緊越好!!!

P.S.
我本來以為一號床位的產婦應該非常清瘦,
所以她的婆婆才會如此無情的評論我,
沒想到根據我妹的回報
(我妹在那兩天,專職扮演我的探子,到處去偷窺隔壁產婦的情況),
那位產婦居然是不容小覷的彪形大漢,
切~這果然應驗了"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句話哪~


事件二: 哇哇叫的又來了!
林寶寶在待產房時,不知為何就一直狂哭,
連護士的安撫都發揮不了作用,
我當時雖然懷疑是我身上的顫抖嚇到了他,
但是內心也浮現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該不會生出了個愛哭包寶寶吧?

果然,林寶寶被帶回三人房的病房時,
還是繼續哭鬧個不停(註2),
這對於臉皮一向很薄的我們來說可真是沒面子到極點,
一方面怕干擾到其他床位,
一方面又很擔憂未來不知該如何照料壞脾氣的寶寶~

寶寶中途又被護士帶去做一些檢查,
不久後,我跟寶貝在房間內聽到了從走廊傳出疑似林寶寶的哭聲,
我跟寶貝面面相覷,
很怕那個一發不可收拾的哭聲真的是林寶寶,
果不其然,哭聲越來越進,
而且有逼近病房的趨勢,
這時,我又聽見一號床位的婆婆發出毫不留情的批評,
她說: " 那個哇哇叫的又來! "

聽到她這麼說,我其實是又生氣又氣餒,
生氣的是,寶寶哭鬧又不是什麼罪不可恕的事情,
為什麼要用這種標籤(哇哇叫)來污名化哭鬧的嬰兒?!
而且,像我們這種新手父母對於哭鬧不休的寶寶已經夠束手無策了,
聽到這樣的批評,真是叫我們情何以堪哪?!

幸好第二天下午,護理站就通知我們已經有單人房釋出了,
我露出欣慰的神情對著林寶寶說:
"這下你終於可以盡情的做自己了!"~

(註1)
我在醫院的三天,因為傷口還在痛,
所以根本無心注意身材這檔事,
帶去的束腹帶我也就不急著拿出來使用,
出院之後回到家,
我媽看到我那幾乎是4個月大小的肚子,
也忍不住問我: "怎麼肚子還沒消?",
逼的我只好趕緊拿出束腹帶來使用!

束腹帶的功效真的很神奇,
儘管我是隨便買個六甲村的腰夾來使用,
但是用個三天之後,肚子就消了1/3,
連原本突出的肚臍都非常聽話的回歸原位了,
用個一週之後,肚子大概就可以消到像剛吃飽飯那樣的大小,
用個兩週之後,就真的可以稱的上是平坦了~

(註2)
林寶寶頭一天的哭鬧,
後來被證實是事出有因,
原來是因為我根本沒有泌乳,
寶寶在沒有吃飽(嚴格說,應該是沒有吃到任何東西)的情況下,
當然會大肆的哭鬧呀~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