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週末,寶貝突然問我,要不要一起去聽音樂會,
這可就怪了,
寶貝之前從來不曾邀約我一起參加任何的音樂盛事,
甚至有好幾次,寶貝還排擠我,自己跟友人上台北去參加搖滾演唱會,
寶貝對此提出的解釋是: 他們聽的,都是一些"黑死" (black death)的樂風,
對於我這種比較偏好Linkin Park這種大眾音樂的人來說,
黑死絕對不是我的胃口,
所以寶貝才堅持不帶我去聽,
而這一次,寶貝居然主動開口邀約我,
實在讓一向被排擠習慣的我感到受寵若驚,
管它是什麼類型的音樂會,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後來寶貝才說,那是在交大舉辦的台北爵士大樂團的演奏會,
他個人認為頗具有演出水準,
因此才找我共襄盛舉~


以寶貝一向闊綽的出手,
門票絕對是買最貴的座位,
說出來一定嚇死你們,
最貴的門票居然.................................................................................才400塊,
很划算吧? (笑),
比起那些去苗栗看戶外的火焰之舞的同事們,
我這400塊,真是便宜又大碗哪!  <-居然連藝文活動也要拿來斤斤計較! 

終於,令我期待的夜晚總算來臨了,
會讓我這麼興奮的原因是:
我在心底偷偷幻想著->這是我跟寶貝的小小約會,
畢竟,寶貝可是難得邀約我呀~ 

可惜天公不作美,
上個星期四,剛好碰到了寒流來襲,
新竹的天氣又冷又濕,
讓我們小倆口的約會興致多少打了點折,
寶貝一向不喜歡遲到,
儘管音樂會是7點半開始,
寶貝6點就開車來接我了,
為了怕塞車,我們還將就的在交大的摩斯漢堡用餐,
這樣一吃完飯,就可以步行走到大禮堂去

我們大約7點就走到大禮堂了,
可能是天氣的關係,
門口並沒有聚集太多守候的聽眾,
我當時還在想: 新竹人不是一向很喜歡附庸風雅嗎? 怎麼這種音樂會的人卻只有小貓兩三隻?!  

進入會場,在等待開場的時候,
我們發現了一對打死都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場合的學長夫婦,
我還叫寶貝去問那個學長,他的票是不是人家送的?
否則以他節儉的個性,怎麼可能花錢看演奏會?!
後來寶貝還真的去問了,
結果發現,人家學長也是自掏腰包,幫一家三口(含一個小孩)買最貴的座位呢! 

7點半了,整個禮堂大概只有一半滿吧,
當時我等得有點愛睏了,
開始擔心起,會不會因為聽眾不夠滿,而一直delay開場時間,
幸好,7點40分一到,
樂團的人紛紛走了出來,今晚的演奏會也正式當場囉~

這個樂團的成員,有四個人在第一時間就攫取了我的目光,
第一個就是鼓手,
我的天啊~居然是位女鼓手耶,
真是超酷的啦,
我全場一直不斷地打量她的動作與鼓點,
然後一邊在內心懊惱著,當初為什麼不好好學鼓?!

第二個讓我無法抽離視線的就是吉他手,
他不論長相或氣質,都有幾分范植偉的味道,
讓我在聆聽演奏之餘,還能有賞心悅目的風景可以欣賞!

不只吉他手有明星臉,
就連紮著一頭馬尾的Bass(學名叫做低音提琴)手,也長得超像施文彬的!

最後一個一直擾亂我思緒的,就是次低音薩克斯風手,
這位老師的技巧很好,常常都會站起來Solo(而且還是交大的學長唷),
但是重點是,
他長得太像劉小潔的爸爸了,
只要他一站起來演奏,
我就情不自禁地聯想到劉爸爸在婚禮上喝醉酒的那個紅通通的模樣,
導致我整個演奏會都無法專心!

音樂會共分為上下場,
下半段因應聖誕節的到來,所以特別安排了幾首節慶歌曲,
我個人到了下半場才有倒吃甘蔗的感覺,
不僅可以隨著音樂輕輕地搖擺身體,
到了演奏會結束時,
我還由衷的大聲吶喊著"安可!安可!"呢!

步出禮堂,已經是晚上10點了,
不知道是不是還沉浸在感動的氛圍,
我覺得外頭的氣溫好像沒有那麼冷了,
我的手緊緊握著寶貝的,
謝謝他帶我來參加這麼一場美好的活動!!!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那句“他長得太像劉小潔的爸爸了”,害我噗茲一笑鼻涕噴了出來...
  • 請看第一張照片,最左邊那一位~ 像不像瘦了20公斤的劉爸爸?....... :)

    張聽聽 於 2009/12/23 09: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