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大學同學,從國外取得博士學位後,
就回到母校教書,
每次系上有什麼校友回娘家的活動,
這位美女教授總是很熱情的吆喝著大家踴躍參加,
奈何大家總是不合群,
聽到這種活動,第一個反應就是"逃之夭夭"~

其實讓大家很卻步的原因之一就是,
當年有一個超級"賽面"以及"大刀"的女老師,
在我們畢業之後就當上了系主任,
造就了大家連考慮都不考慮,就直接回絕了這種回娘家的邀約~

不要說學生現實,就連出了社會的我們,
也何嘗不喜歡"好人"呢?!
如果要大家來回想最想感謝的老師,
我想,大家所推選的類型不外乎是那種循循善誘,或是善於勉勵的老師,
應該很少人會想把光輝歸咎到既嚴肅,又老是喜歡當人的老師吧~ (還是有些人是不當不威?)

其實我一直覺得,教學應該因材施教,
以前在教補習班時,我也是奉行這個理念,
有些小孩就是真的不喜歡讀書,
來補習班也是奉父母之命來殺殺時間,做做樣子,
或是有些小孩就真的比較晚開竅,
理解能力怎樣就是落後其他同學,
對於這樣的學生,
就算你再怎樣大刀,再怎樣求好心切,
功效也不見得顯著,
因此,針對不同的學生,我都會設定不同的pass標準,
如此一來,程度中上的學上仍舊有向上進步的目標,
而落後的學生也不至於老是被齊頭式的標準給折磨的更加自暴自棄~

我回想起國中的時候,
那時候升學主義盛行,
像我們這種學校負予眾望的升學班,
想當然爾絕對是派出全校最嚴格的老師來當班導,
我不知道現在的小孩能不能想像我們當年的情景,
那時候只要是模擬考,
班導都會設定標準,
只要少於標準一分,就伺候鞭子一下,
原則上都是打手心,
但是怕痛的同學也可以選擇打屁股替代,
所以每次模擬考下來,萬一全部的科目都沒有達到標準,
被打個幾10下絕對跑不掉,
打到最後,大家似乎都麻痺了,
只要成績一揭曉,
大家馬上把手上的萬金油或是其他配備輪流分享,
然後在上課前就先將雙手搓熱,
這樣等一下被鞭子伺候時比較不痛~

你問我會不會感謝這樣的老師,
很抱歉,我真的無法說出違心之論,
縱使大家都知道,老師的出發點無非都是好意,
無非都是希望學生考上好學校,
但是,這種嚴厲的手段真的無法被appreciate,
我甚至因為這樣的記憶,
說什麼也不想讓我的小孩留在台灣這種齊頭的教育環境~ 

所以大刀老師,不受學生歡迎,
真的是可以被理解的! 

如果要我選擇大學時代最想感謝的老師,
那我要推選一位女老師,
我在大一修過她的課,
那時候很混,上課都沒事先準備,
甚至還有一兩次睡過頭,而匆匆的趕到教室,
所以當時她給我的分數自然不高,
後來大四我又修了她的歐洲文學,
那時我就認真多了,
考試前還特地到圖書館找了很多相關書籍閱讀,
我記得大四那年的寒假,
有一個早晨,寢室的電話忽然響起,
我從睡夢中跳下床去接聽,
原來是這位老師打來找我的,
她說,她只是想跟我說,
她對照了我大一的成績跟表現,
發現我進步很多,
所以,她只是特地打來勉勵我,叫我要繼續加油~

掛掉電話之後,我整個人就清醒了,
讓我感動的,不是她的鼓勵,
而是她特地打電話來的這個動作,
也是那通電話,讓我永遠都記得這個老師~


See~
同樣是希望學生上進,
但是"賽老師"跟"勵老師"(我有取諧音,所以外00的同學們應該聽的出來),
留給學生的印象竟是這般的兩極~

回歸正題,
美女教授一再告訴我們, "賽老師"已經不在母校任教了,
我想,這個訊息一釋出,
下次回娘家的活動,應該可以順利號召一些同學返校吧~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