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開始把手上的客戶交接給一個菜鳥同事,
從那之後,我的惡夢就開始了~

我理解以他一個菜鳥,要接過我手上最大咖的客戶,壓力必然很大,
但是,公事歸公事,
我比較難以諒解的是:
我發現他連基本的人際禮儀都不懂~

一開始最讓我發火的就是:
他老愛在我吃東西,特別是吃早餐的時候,過來問我公事,
一般具有基本禮儀的人,看到別人正在吃東西,
不是應該都要以退為進的說: 
"沒關係~那你先吃好了~我待會再問你~"(至少我是這樣的人),
但是我這位同事,有著非常堅毅的決心,
儘管我嘴巴塞滿了東西,說話也說的不清不楚的,
他還是不願意放過我,
還是繼續拿著他那厚厚一疊的筆記,不屈不撓的用問題轟炸我,
我覺得我應該算是好脾氣的人了,
但是三番兩次被他這麼糾纏,
到最後我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了~

還有一次,他的行徑也是誇張到讓我動了肝火,
我明明就外出到台北出差,
我只不過在客戶那裡,剛好有空檔,就順道回了幾封mail,
沒想到這位仁兄,
每收到一封mail,就馬上用公司電話打來問我mail的細節,
我統計過,前前後後他應該打了有10通左右,
最後一通還是晚上6點多打來,
當接到最後一通電話時,我的耐心都被他磨光了,
我雖然生氣,但是還是耐著性子對他說道:
"我明天會進辦公室,我明天再回答你,可以嗎?!"

以上的事件,都還在我的容忍範圍之內,
但是這位同事,他的白目行為真是日新月異,
終於,在上星期五,
他連續兩個白目的舉動,又徹底的讓我的理性崩盤~

首先,因為我們家IC最近出了一些狀況,
所以我老闆要求我把所有issue陳列,
然後整理出一份close loop的報告給客戶,
我忙著打報告都來不及了,
這位老兄還硬是要湊熱鬧,
他在我瘋狂打字之餘,又走到我座位旁邊,
叫我summarize這些事件的background給他聽,
我本來還故作鎮定的說:
"我現在正在整理原委,等下會發mail給大家,你收到mail之後我們再一起討論",
我原本以為這樣就能先打發他,
沒想到過了不到兩分鐘,
他又跑來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這些話會從他的嘴裡說出,
他說,
"我知道你正在忙著打報告,但是我還是想先了解事件的始末,你可以現在先說給我聽嗎?"...

你們說,這樣的人能不令人生氣嗎?!
於是這次,我連正眼都不願意看他,
就冷冷的回答他說: "請先讓我把報告打完好嗎?!"

好不容易報告打完了,
也寄出給客戶以及內部的相關人員,
我鬆了一口氣,準備要收拾行李,準備下班了,
東西收拾好,我愉快的站起來,
正準備跨出座位時,
坐在旁邊的那位仁兄又給我冒出來了,
想當然爾,他還是有備而來,劈哩啪啦的又給我丟出幾個連珠炮的問題,
說真的,要不是我從小就被爸媽訓誡著要有家教,
我早就把手上的NB包包丟過去,
然後毫不客氣的對他喊著: 
"你是沒有長眼睛嗎?! 沒看到本小姐已經拎好行李,準備下班過周末了嗎?!"...


事後,我忍不住用心理學的角度分析這樣的人,
我實在無法判斷這樣的人究竟是出於白目,無法察言觀色?!
還是他真的很自私,
儘管發現別人的不便,還是執意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順位?!

今天早上,
我才剛到辦公室,正把熱騰騰的早餐送進嘴裡時,
這位仁兄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冒出來了,
終於,我不再扮演小孬孬了,
這次,我非常有guts的把我手上的早餐比給他看,
然後用一種冷靜但是面無表情的聲調對他說著:
"我正在吃早餐! 可以等我吃完嗎?!"...

呼~對付這種人就是要直截了當,
說出來之後,還真的只有爽快跟痛快兩字可以形容我當時的感受!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ffy
  • 好煩的一個人
    只能說妳修養夠好
    忍那麼久才說出口

    教他要有禮貌也是對他好囉~
  • 梁美費~妳的修養才好勒~
    想當初鍾小芳怎樣指使妳,妳都不會生氣耶~ :P

    張聽聽 於 2011/02/14 22:11 回覆

  • Miffy
  • 我想我也是某種程度的白目
    居然沒有察覺被指使...

    開玩笑的 鍾小方對我很好阿 真的...
  • 你都已經脫離鍾小芳的魔掌,還有必要這麼狗腿嗎?! :)

    張聽聽 於 2011/02/18 1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