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我跟寶貝決定不回台中,要待在新竹,
沒想到,一向獨來獨往的我爸居然開口說要來新竹過夜,
在我跟寶貝張開雙臂歡迎之際,
聽說,在台中家裏,上演了一場勸退的戲碼,
我媽跟我妹紛紛祭出犀利的言詞,
目的就是要勸退我爸不要來新竹打擾我們難得悠閒的週末,
後來,在我這個當事人據理力爭的情況下,
我爸終於能夠如願以償~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媽跟我妹在反對個什麼勁兒,
套句我爸說的: 「我要去自己女兒家玩,難道不行嗎?!」...

為了爸爸的到來,我原本已經事先訂好高級的鐵板燒,
想帶他去打打牙祭,
沒想到我爸一下車就跟我『嗆聲』說,他喜歡吃一些簡單的東西,
於是乎,我們只好投其所好,帶他去吃一些當地有名的水餃以及板條之類的小吃~

坦白說,我爸在家裡,一直扮演著『邊緣人』的角色,
一來是因為,他的作息跟我們很不一樣,
當我們還在客廳小酌時,他早已經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當我們睡到自然醒時,
他已經在客廳裡,把電影頻道那些看到滾瓜爛熟的影片又再看了第N遍,
還有,我爸是個很簡單而且完全沒有心機的人,
所以,他對我們的關心永遠是建立在『有沒有吃飽?』或是『早一點睡』這樣的日常瑣事,
我爸從來不曾企圖去了解我們的內心狀態,
所以當我們還在客廳裡聊著工作,朋友,或是親戚間的事情時,
我爸總是會默默的跑去房間,然後把房門關起來,
一個人自得其樂的看著他的韓劇,
所以,當我爸說要來新竹找我時,我還真有點受寵若驚,
同時也不免擔心起,要如何招待這位向來獨來獨往的老人...

幸好我爸在新竹也找到了他的生存之道,
當他早起時,他會很識相的自己到附近找東西吃,
吃完了之後,也會在社區的庭院裡走一走路,運動一下,
更讓我跌破眼睛的是,
他居然被早晚班的警衛搭訕,然後在警衛室裡泡茶聊天,
所以,這個週末,我還是過著自己的作息,
我爸的到來,絲毫沒有打亂我的步調

昨天下午,我們開車引導他到南下的交流道,
當我爸的車子消失在視線之後,
我還是不捨的一直盯著高速公路瞧,
寶貝說我發神經,在我那個角度,是怎樣也看不到匯入國道的車子的,
可是那一刻,不知怎麼的,
思念的情緒開始在我胸口翻滾,
原來,離別的時刻,
不管誰是那個離開的人,都還是能夠讓我感到鼻酸~

我跟寶貝說,
這是一種學習,也是一種暖身,
爸媽越來越老了,
無可避免的,有那麼一天,一定會有人先離開,
而剩下的那個人,就只能依賴身旁的子女了,
我不敢說我有多麼孝順,
但是,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
我絕對會責無旁貸的,用加倍的愛來回饋~~~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