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我絲毫不敢怠慢,
畢竟,今天的重點是要服伺總經理,
讓他在客戶這一年一度的供應商大會,既能深入冠蓋雲集的核心,
也能繼續維持他身份地位的莊重,
招呼總經理這事,我老闆向來十分在行,
我也不用刻意費什麼心思,
只不過,總是有那麼一點的緊張,那麼一點的拘束,
也必須用力壓抑住生理期來臨的不適


今天,又是另一個緊湊的日子,
中午,在會場上用過餐之後,
我們還得趕在5點的one-on-one meeting前,
衝到市區的辦事處,辦理今天要從香港回到深圳的簽證,
去程搭計程車,回程搭地鐵,
我們總算在4點半順利的回到飯店,
我還來不及喘口氣,馬上就得把NB拿出來,
我老闆早上在聽取客戶簡報時,又突發奇想的那些天馬行空,
我得趕在5點的one-on-one meeting前,
把他那隨手揮灑在記事本上的塗鴉與文字,
用最清晰以及最具感染力的方式呈現在投影片上,
讓他等會可以氣勢磅礡地站在會議室前方,
把他那些business proposal,鏗鏘有力的傳達給客戶


晚上的餐敘,也是另一個讓我很想逃避的場合,
在那個晚餐上,充斥著各種曖昧不明的關係,
對面坐著的,是你想盡辦法都要捱到他身邊的客戶CEO,
左邊坐著的,是平常與你較勁廝殺的競爭對手,
斜前方坐著的,是此時與你站在同一陣線,想要共同攻下某一個案子的ODM夥伴,
而正前方坐著的,正是讓我一看到一想到就忍不住胃痛的總經理,
更別說那些坐在離你好幾個座位之遙的人,
他們也是一樣,有可能是客戶,有可能是對手,有可能是亦敵亦友的夥伴,
這種座位政治學,在這種場合上,發揮的淋漓盡致,
你不僅要對著你的客戶笑,也要對著你的對手笑,甚至是,對著跟你一起來的總經理笑,
大家一口啤酒,一口清酒,夾雜著一直重覆上桌的日本料理,
談笑,嬉鬧,歡樂,以及偶爾的生意經,
這一部協奏曲想要傳達的意境是, 和平!


日本料理,我不敢吃,
清酒,我意思意思的小酌了幾口,
大家都在問, 你怎麼吃的這麼少? 怎麼不喝酒? 今天怎麼異常的安靜?
而我,除了微笑,也實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了...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