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出差,我可是抱著一萬個心不甘情不願的勉強,
原本的行程只到香港,
但是因為有總經理同行,
讓我出發前的兩個月,就開始不斷的進行心理建設,
好不容易,我認為自己已經逐漸接受這個事實,
在出發的前幾天,我才又被告知行程增加的這個"驚喜",
除了香港,我還要到深圳以及青島去,
行程之緊湊,我光是看到旅行社的機票,我就忍不住想哭了出來


深圳我還沒去過,就當作是去見識見識吧,
青島我聽人家說,是一個德國殖民下,既乾淨又美麗的城市,
但是,再美麗的風光,遇到了零下的氣溫,
我想,心境是無論如何也浪漫不起來的,
就這樣,我在既不敢開口拒絕,也不想輕易服從的矛盾下,
到了出發前幾個小時,我仍舊處於一種想哭的情緒


到了深圳的第一晚,我跟隨行的RD在酒店附近晃晃,
因為實在沒什麼胃口,於是第一晚,我們兩人就在酒店轉角的超商隨便買了點心充飢,
深圳的酒店實在比上海便宜的許多,
我住的是一間Suite,裡頭有間小廚房,也有個小客廳,
住起來還挺舒適的,我也睡的還算安穩


第二天下午,會議陸續登場了,
這次見到面的客戶,都是大陸屬一屬二品牌的總字輩,
場面之盛大,自然馬虎不得,
從客戶那裡離開,都已經是晚上六點了,
我跟我老闆,拎著一箱的行李,
必須繼續趕路,從深圳到香港


原來,這兩個地點,是相鄰的邊界,
既然是邊界,自然就有入出境的手續,
我們從深圳灣出境,上了開往香港的巴士,
到了香港,已經是晚上9點,
我望著荃灣的燈火通明,霓虹閃爍,
那一剎那,還真不適應這突如其來的繁華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也是在荃灣的這個飯店,
從房間的落地玻璃望出去,
整片恬靜的灣水在底下安穩的流動,
而環繞四周的,是一棟棟緊鄰又高聳的住宅大樓,
這個飯店很高檔,
房間的舒適讓我暫時忘記了剛剛那一路拖著行李,走來又走去的勞頓,
身體的疲累,讓我賭氣的拒絕了老板的晚餐邀約,
我知道我又開始鑽牛角尖了,
我把這一路上的勞累,全都怪罪到他那臨時起意的出差


但是,如果我就這樣又累又餓地睡著,
我內心的不平靜肯定只會更加劇烈,
於是,換上了平底鞋,我走出了飯店大廳,
這一帶我還算熟,我知道飯店對面就是一個商場,
而週遭也有零星的幾家商店


我不想再走更多的路了,
於是就走進了幾步路距離的7-11,
嗯,這才是我熟悉的世界啊,
櫥窗裡擺設的,都是叫的出來的飲料品牌,
我也不用再提防著那些寫滿了簡體字,看起來讓人挺不安心的零食包裝


飢腸轆轆的時候,熟食似乎是最好的慰藉,
香港的7-11,跟台灣一樣,
在結帳台旁邊,就是一區白煙裊裊,氣味芬香的熱食,
只不過,台灣賣的是關東煮,
而香港這裡,卻是一些道地的小吃


我看了好一會,決定把想吃的東西都點齊,
一個人已經夠孤單了,
我不想再因為食物的冷清,而讓這個夜晚更心酸,
下定決心之後,我反倒開始慌了,
我突然意識到: 我身上壓根兒沒有任何港幣啊,
或者應該說,我壓根忘記了還有香港這個必經之處啊


趁著人少,我問了店員,能不能刷卡,
"不行的!小姐!". 那個忙著把熟食裝進盒的小姐這樣回答我,
香港人總是這樣不耐煩的,
他們緊張兮兮的,就怕時間浪費在無謂上,
有一度我以為,搞不好真的要空手而回了,
畢竟,我身上沒有港幣,而這家小小的商店也不允許刷卡的,
但是,孤獨反而激發了我的勇氣,
我移動身體,把同樣的問題丟給了正在櫃檯結帳的那位小姐,
幸好她告訴我,人民幣也收的! 只不過是1比1的比例


管他1比多少,現在只要能用人民幣買到的東西,
就算價格再怎樣不合理,我都願意承擔,
就這樣,我買了一盒咖哩烏龍麵,一份腸粉,兩個奶皇包,以及一瓶伯朗咖啡,
然後心滿意足的走回飯店去了,
寶貝說的沒錯,
吃飽一點,心情,或許也會跟著好轉一點~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