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有位華邦副理級的女性友人(基於保護當事人,恕我只能點到為止),不斷的在msn上傳來一次又一次的[屁啦]的訊息,我終於忍耐不住,義正詞嚴的送給了她這兩個字:[氣質!氣質! ],我勸她戒掉這個不雅的口頭禪,回歸知性的路線,畢竟女人的外貌無法持久,但是氣質卻是可以雋永長存,幸好這位姐姐也還算迷途知返(看來她本人也正在懊惱著這個讓人一發不可收拾的惡習),於是,我跟River先生受她之託,開始認真的幫她腦力激盪一些力道十足的同義詞,我建議她可以嘗試[最好是啦~]或是[大頭啦~]這樣的替代品,雖然這些字眼說起來可能不像[屁啦]這兩個字這麼痛快,但是在文明與情慾的拉扯下,是人都必須稍加妥協吧~~~

我還記得很清楚,小學的我,野的跟什麼似的,總是跟班上最調皮的男生混在一起,久而久之也就沾染上一些不雅的辭彙(像是[不爽]這樣的用語),其實當時年紀小,根本不懂[爽]這個字究竟要表達的涵義,但是聽同學講久了,也無形中覺得自己也應該附和著這樣的流行.

有一次,忘了是什麼場合,爸爸無意中聽到了我說出[不爽]這兩個字,我那一向放牛吃草的爸爸,居然臉色凝重,態度嚴肅的訓誡起我來:[女孩子家要特別注重家教!這種不雅的文字,以後不准再聽妳說起!],這些話對當時的我來說真有如當頭棒喝,我一方面訝異著爸爸居然也有這麼man的一面(笑),一方面也忽然驚覺自己那不以為意的口頭禪居然是這麼的令人髮指,於是,從那一刻起,我就真的再也沒有說過[不爽]這兩個字了~~~

好了,故事拉回另一個真實發生的案例!

昨天下午,客戶到公司來錄影我們IC的特異功能,因為客戶的大老闆們都在美國,對於那些無法親眼目睹特異功能的大老闆們,客戶想到了一個絕佳的方法,那就是請我們的engineer在公司做live demo,客戶再把demo的內容錄製成影片,上傳給大老闆們好好觀賞.

客戶畢竟也是人生父母養的,面對一票男性工程師的眾目睽睽,再怎麼見過大風大浪的女客戶也總還是會免不了因為害羞而頻頻吃螺絲,眼見一個小小的鏡頭已經連續NG了無數次,而每次NG就得要重新再錄過,照這樣下去,沒有拖到三更半夜絕對是錄不完的,於是,我血液裡那洶湧澎湃的見義勇為的基因又開始發作了,此時,我非常豪氣干雲的站了出來,我用一種女中豪傑的爽快對著現場所有的人大喊:[即使NG,還是繼續錄下去!我會負責剪接的!]

此話一出,現場男性們那緊繃的肩膀紛紛垮了下來,他們用一種報佳音的方式對彼此加油打氣的說:[太好了!Tintin會剪接!],其實,他們真正想要跟彼此分享的訊息是:[太好了!我們總算可以早點下班了!]

有了我這個斬釘截鐵的保證,客戶也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NG的次數變少了,錄影的速度加快了~~~

終於在晚上七點半,我們把所有的scenario都錄過一遍了,這時,大家愉悅的收拾著行李,準備下班回家,而我,卻正要開始挑燈夜戰的影片後製.

幸好,我製作MV的功力,早就因為婚禮影片而練就一番駕輕就熟的功夫,所以,不到幾個鐘頭的時間,我已經順利把影片輸出,然後上傳到客戶的FTP去了.

客戶一收到檔案,馬上打電話來問我:[Tintin,妳是不是把其中的一段給剪掉了?],嗯,這個嘛,我自己也不是很肯定,因為昨晚是在昏昏欲睡時完成這些影片的,說不定我真的漏掉了什麼精采鏡頭了呢!

[妳等等,我馬上幫你check],我請客戶給我幾分鐘,讓我確認一下自己有無疏漏.

這麼一看,不得了了!我馬上打電話給客戶:[那個...影片...,是有漏掉沒錯!....但是....漏掉的部分...也正好都是你....在罵"SHIT"的時候...].

沒錯!我這個女客戶,向來以女人中的男人自稱,昨天她在錄影過程中,只要每一次NG,她那個[SHIT]也會緊跟著大聲的脫口而出,一開始我還挺想笑的,後來聽了無數次之後,那個[SHIT]就變得像是台詞裡的一部分,跟空氣一樣的自然無味.

[救命啊~~Tintin!妳一定要幫我把那個[SHIT]給消音處理啊!!!],客戶在電話那頭心急如焚的交代給我這個使命.

我雖然平時號稱是[MV小達人],但我這輩子還真沒用過什麼消音處理呢!於是,我在辦公室裡try了兩個多小時,那個[SHIT]還是震天價響的出現在demo影片中,此時,我終於體認到,不雅的口頭禪,是有多麼的害人匪淺啊~~~

以上,之所以舉這個例子,主要還是想要規勸我那位女性友人能夠及早回頭是岸,畢竟,身為一位副理,若是在重要場合而不小心將[屁啦]這兩個字脫口而出,現場可就沒有任何消音模式可以幫忙粉飾的了~~~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