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今天之前,我從來沒見過他,
跟他也完全沒有任何接觸,
直到最近,他發了一封信給我已經離職的同事,
而不巧的是,這個account剛好是我本人在handle,
於是,我就開始跟他通起e-mail來

他一直吵著9/13要碰面,因為,那時他會在台灣,
我以我們將到土耳其參觀為由,
希望屆時再與他正式認識,
試圖想打發他要在台北碰面的念頭,
而我也以為他被我說服了,
因為,有一段時間,他就真的消失了

直到昨天一早,接到他打來的電話,
他說,他現在正在台北,希望我當天就過去,
我還是以我們下周即將在土耳其碰面為由,
一直扭扭捏捏,做最後的掙扎,
畢竟,我老闆不在家,要我一個人單槍匹馬去赴約也挺怪的,
但這位先生居然老大不高興起來,
他開始跟我撂狠話,
他說:"如果你覺得這個meeting一點都不重要的話,那你可以不來沒關係!"
雖然我還搞不清楚他的來歷與職位輕重,
但畢竟得罪客戶總是不好,
於是我只好怯懦地答應他,我今天會北上與他會面

其實,答應邀約之後,我還是無法卸下心中的疑慮,
而可惡的Tony,又若有似無地提供一些駭人聽聞的小道消息,
他說:
"tintin,要不是我要去中和開會,我絕對會跟妳一起去赴約的,
畢竟,保護妳是我們的責任,
不過,既然我們不能與妳同行,
那妳自己也要格外小心點,
因為Jessica前幾天才說到,
土耳其的男人都很色,
交個3,4個女友對他們來說,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此話一出,無疑是雪上加霜,
於是,我今天一整個早上,就在"去與不去"之間,擺蕩了約莫20次之多,
而最後,還是決定伸頭一刀,慨然赴義

去到那棟大樓之後,我才發現我還真是多慮了,
這個男人,根本不是色不色的問題,
而是,他根本就是一個典型的自大沙豬,
不過,他的自大不知為何,只是令我發笑,
我反倒覺得,他真是一個奇異又特殊的男人

故事是這樣發展的,
我一到他們辦公室,馬上被秘書小姐引領到他的會議室,
由於本人遲到了約莫15分鐘之久,
因此,這位先生老早就坐在會議室等候我的出現,
我一踏進會議室,
馬上被迎面襲來的煙味與香水味薰地頭昏腦脹,
這位先生未免也太率性了,
居然就大喇喇地在會議室吞雲吐霧起來,
我禮貌性地跟他握了手,交換名片,
於是,就各自坐了下來

他看似無意開口,於是,我只好主動迎擊,
我客氣地問他下個會議幾點開始,
他回答我"三點",
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2:50了,
換句話說,我只要再忍受這間充滿煙味的空間10分鐘,
真是謝天謝地,菩薩保佑!

他開始就事論事,他問我,我們公司有沒有DVBT的產品,
我馬上顯露我的專業,我告訴他,DVBT正是目前雙方正在合作的案子,
這位先生絲毫不客氣地站了起來,
他走到白板旁,開始下筆如有神地在白板上洋洋灑灑寫下好幾個數字,
原來,他要傳達的訊息就是,
DVBT是他負責採購的產品,
而該產品每個月的出貨量就有上百K,
我內心不禁佩服起他的神色自若,
難怪,他會跩成這副德性,
原來,他掌握了採購零件的生殺大權

之後,我又隨性地與他交換若干訊息,
而這位先生手上的煙,也是一根抽過一根,
彷彿,抽煙就跟喝水一樣,自然地不需要詢問他人的意見,
我的頭是真的越來越暈了,
我告訴他,已經三點鐘了,實在不好意思耽擱他下一個會議,
沒想到就在我起身之後,
他嚴肅地叫我立即坐下,
因為,他正在發一封mail給他的同事,
告知他同事務必參加我們在土耳其舉辦的會議,
換句話說,這位先生希望我等到他的mail寫完再離開,
於是,我就在座位上盯著他那不斷在鍵盤上移動迅速的手指,
過了幾秒鐘之後,他告訴我信已經寄出去了,
而我,也可以離開了...

我只能說,這個男人真的很酷,
不知為何,他的霸氣讓我聯想到古代的君王,
彷彿沒有他的指令,任何人都休想隨意妄為

離開了他的辦公室,我在Lobby看到了兩名正在等候的男子,
我猜,這應該也是其他廠商的代表吧,
我開始有了譜,
這位先生,應該是一口氣約集了所有廠商,
一個接著一個地與他開會,
我的腦海中,又開始出現他那君主式的威風凜凜了

真的是好妙的一個男人,
之前我所接觸的他的同事,
皆是斯文有禮,不失規範,
但這位不怒而威的先生,
卻格外令我印象深刻,
我開始期待與他在土耳其的相會,
我倒是想看看,他還會不會一樣威風神氣,
以及,煙,一根接著一根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聽聽 的頭像
張聽聽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