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我老闆曾經對我說過,
"幸好妳是在國際部門,妳才可以維持妳一貫的優雅!"
我當時開玩笑地反問他,"難道local部門的人,都很低俗嗎?"
我老闆意有所指,但非常含蓄地暗示我,
local部門,必須有相對的犧牲!

我知道中國人都習慣用一種變態的方式談生意,
尤其是中國大陸,還在流行那種在聲色場所酒酣耳熱的古老把戲,
我很慶幸,外國的客戶起碼很正派,
即便是交際場合的飯局,我們至少都能維持超然的就事論事

但昨晚的飯局,實在是一場詭異的組合,
詭異到我實在找不出推託的藉口可以婉拒,
飯局的貴賓是我們的荷蘭客戶,
但由於國際品牌都在台灣代工生廠,
因此,他們跟ODM的關係也相當密切,
這也是為何我們需要有local sales來service這些ODM,
昨晚,ODM作東款待國外客戶,
同時,也邀請了chipset vendors加入,
我想,他們的目的是想要營造一種上中下游的串聯與結盟,
於是乎,ODM的local sales必須列席,
而我也因為國外客戶的緣故,也被強烈要求參加

我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場輕鬆的飯局,
於是抱著品嚐大餐以及拉近與國外客戶關係的心態前往,
但一進入101頂樓的觀景餐廳的獨立包廂後,
我立即明瞭,這場飯局的陣容不小,
原來,作東的是ODM廠的董事長(雖然,我在寶貝叔叔家也遇過不少的董事長)
隨行的還有該公司的董監事,
負責此筵席的研發處處長特地準備了12瓶上等的紅酒與白酒,
我當下就有不詳的預感,
向來酒量不好的我,恐怕逃不了小酌幾口的命運了

像這種筵席,座位的安排也是一門學問,
主位當然是留給董事長以及外國客戶的CEO,
其他人等,則必須考量性別平衡以及公平原則,交互穿插而坐,
我的右邊,是國外客戶的採購主管,
我的左邊,是ODM的研發處長,
於是,座位安排妥當後,就是筵席的主軸登場

對於一個修過女性主義學分的人而言,
這種場合真是令我相當感到不自在,
首先,男人們總是先用誇張的言語來讚賞妳的年輕貌美,
再則,說到激動處,大家又喜歡以敬酒乾杯來炒熱氣氛,
雖然,我總是狡猾地拿起酒杯掩飾,
但不斷地假笑以及附和,已經快讓我叛逆的因子蠢蠢欲動,
我盡量不跟左邊那位先生交談,
因為,他不是一個善類,
除了不斷設計我與該董事長敬酒之外,
甚至還慫恿董事長認我為乾女兒,
我實在很想發揮我叛逆的性格告訴他,
董事長我見多了,實在用不著這樣攀權附貴,
中國人的惡劣習性,在他身上真的是一目了然,
相較之下,我右手邊那位外國先生,就顯得正派多了,
他也不喜歡喝酒,同時,對於食物也相對挑剔,
於是,我跟他終於可以討論一些相對健康且有趣的話題,
他說,等九月中我到歐洲出差,
他一定要請我吃頓晚餐,讓我見識外國人相對不fancy的料理口味,
所以,我絕對不是崇洋媚外,
外國人在尊重女性這一點上,的確是讓人無法挑剔

總之,這次的飯局,也是一個難得的經驗,
我見識了大人物們如何行雲流水地與利益相關的客戶稱兄道弟而不顯做作,
我不認為這一切的友好僅是出於算計與演戲,
我想,成功的人物,的確必須具備若干流利的手腕與決心,
這種大人物相聚的模式,與我先前所經歷地皆不相同,
出現在叔叔家的那些高階經理人,
比較類似好友聚會的形式,
雖然難免跳脫不出公事的討論,
但彼此的關係,還是以友誼為主要基調,
而先前參加過敝公司總經理與其他公司CEO的聚會,
則是近似於策略結盟的宣示,
飯桌上大家談論的不出全球佈局與世界趨勢的概念,
對於少不經事的我,也是一種潛移默化的學習,
而經歷了昨晚另一番風味的交際飯局,
我想,我的人生歷練又多了一個全新的體認,
不過,若是談到喝酒,
我想,這種場合,還是能躲就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聽聽 的頭像
張聽聽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