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在華邦時,
每逢大吃大喝的聚會場所,
我總是前幾個棄械投降的人之一,
當大夥還在吆喝著肉類再來幾盤,或是鍋底再次加滿時,
我的腸胃已經禁不住飽足的感覺,
而只好瞪著桌上滿佈的食物而望之興嘆,
我想,這樣的日子,
難怪能讓體重迅速攀昇4公斤,而達到我成人時期的顛峰!

進了新公司之後,
發現這裡的人簡直不食煙火到了極點,
連平日中午至餐廳的用餐,
偶爾我若是不小心將碗內的食物囊括殆盡,
總是會招來新同事嘖嘖稱奇的側目,
逼得我只好大聲辯解那是因為早餐吃的太少的緣故,
偶爾至外面餐廳外食,
情況更是慘不忍睹,
我老闆基於慷慨請客的心態,
總是毫不手軟地叫了一整桌滿滿的菜餚,
但每當我總是還6分飽時,
大家便已氣色難看,直呼吃地太撐,
逼得我也只好加入陣營,謊稱自己已經吃地很飽,
天知道我多想再多夾幾道菜放進我的碗盤,大啖一番,
唉,沒想到換了一個新環境,
我還是落得瞪著被收走的餐盤望之興嘆!

要一個人坦然面對自己變成大食怪的事實,
還真是難難難!

創作者介紹

我是張聽聽

張聽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